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特別關注

打擊破壞生態環境犯罪 省高院發布五起典型案例

來源:太原晚報 作者:劉友旺 2019年06月06日 07:57

  收購、出售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制品,破壞林地、耕地,違規拆除廢電瓶并出售牟利……6月5日是世界環境日,省高級人民法院通報,2018年以來,全省法院共審結涉破壞生態環境刑事案件432件,400余名被告人與數十家單位被判處刑罰。同時,省高院發布了5起發生在群眾身邊的典型案例,其中包括我市萬柏林區法院審結的兩起案件。

  案例一非法收購、出售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制品

  2018年 4月 23日,被告人劉某未經批準,在太原市煤炭博物館攤位出售非法收購的339件硨磲制品、玳瑁制品,被公安機關當場查獲,涉案贓物被扣押。經鑒定,涉案動物制品分別為:7件硨磲所有種最低是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;23件玳瑁制品屬于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的制品;17件為動物制品。涉案動物制品總價值1.68萬元。

  萬柏林區法院審理認為,被告人劉某違反國家野生動物保護法規,非法收購、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制品,其行為已構成非法收購、出售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,依法判處劉某有期徒刑6個月,并處罰金5000元;扣押物品依法沒收,上繳國庫。

  這起案件既給一些熱衷于收購、出售、收藏、佩戴瀕危、珍貴野生動物制品等行為的人敲響了警鐘,又促使公民自覺樹立保護野生動物的法律意識,切實做到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的行動自覺。

  案例二毀林地種玉米

  2013年至2018年5月,被告人張某非法占用大同市渾源縣南榆林鄉南紫峰村退耕還林地,在國家規定的灌木林地耕種玉米,造成林地毀壞。

  經鑒定,濫毀退耕還林地面積18.78畝,權屬為集體,地類為國家特別規定灌木林地,樹種為檸條、沙棗。

  法院審理認為,被告人張某違反土地管理法規,非法占用林地,改變被占用林地用途,數量較大,造成林地大量毀壞,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,遂判處其拘役3個月,并處罰金2000元。

  該案為廣大從事農業生產的勞動者上了一節生動的法制宣傳課,增強了群眾保護耕地、林地就是保護生態環境的法律意識。

  案例三破壞耕地挖土販賣

  2010年秋,太谷縣小白鄉某村村民喬某與他人商量,欲從該村三寶元墳地挖土販賣獲利,并以許諾每畝400元至500元作為補償,隨后從40余畝墳地中挖取大量土方售賣。

  經審核認定,挖損土地面積為45.33畝,其中基本農田43.89畝、農村道路1.44畝。

  法院審理認為,被告人喬某違反土地管理法規,在未經土地主管部門批準的情況下,伙同同案犯田某非法占用耕地進行取土販賣牟利,造成43.89畝基本農田損壞,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,遂判處有期徒刑一年,并處罰金3萬元。

  這起案件的公開審理,增強了群眾保護耕地的法律意識。

  案例四隨意采伐林木

  2009年4月20日,陽城縣橫河鎮某村委會主任劉某主持召開本村兩委會議,決定出售村集體位于圪堆的華山松,并于2009年至2013年間先后將1474株華山松以不同價格出售,得款12.8萬余元,所得款項入村委賬戶,主要用于償還村村通修路、飲水工程的貸款利息和村里一些日常支出。其間,村委會未向林業部門申請辦理也未取得林木采伐許可證。

  法院審理認為,村委會違反《森林法》規定,未經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并核發采伐許可證,砍伐本村集體所有的林木,時任村委會主任兼支部書記劉某系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。上述行為侵犯了國家保護林業資源的管理制度,構成濫伐林木罪。劉某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,當庭自愿認罪,可從輕處罰。法院判決村委會犯濫伐林木罪,判處罰金1 萬元;判決劉某犯濫伐林木罪,免予刑事處罰。

  這起案件表明,構成單位犯罪的,除對單位判處罰金外,村干部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也要受法律懲處。

  案例五違規拆除廢電瓶

  2017年 8月以來,被告人趙某在未取得任何許可的情況下,租賃庫房用于經營廢舊蓄電池回收場,收購廢舊蓄電池,并雇用被告人張某進行過磅、拆解和分類處理。張某采用電鉆打眼的方式拆解,將含鉛的電解液傾倒在庫房內私設的滲坑內,通過滲坑管道直接排放到排洪渠內。趙某將非法處置的廢舊蓄電池銷往晉中、呂梁等地,牟取非法利益。

  其間,被告人張某某在未取得任何許可的情況下,收購廢舊蓄電池1.2萬余公斤,銷售給趙某,其中已拆解含鉛電解液蓄電池534公斤。同時,張某某幫助趙某對回收的廢舊蓄電池進行過磅、拆解和傾倒廢舊蓄電池電解液。

  2017年 10月以來,被告人宮某在未取得許可的情況下,明知趙某不具有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,將收購的廢舊蓄電池近1.5萬公斤銷售給趙某,其中已拆解含鉛電解液蓄電池共計351公斤,非法獲利3500余元。

  萬柏林區法院審理認為,被告人趙某、張某、張某某違反國家規定,非法處置、傾倒、排放危險廢物等有毒物質,嚴重污染環境;被告人宮某明知他人無經營許可,非法收購危險廢物出售牟利,嚴重污染環境;4名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污染環境罪。

  法院判處被告人趙某有期徒刑1 年2 個月,并處罰金3 萬元;判處被告人張某、張某某各有期徒刑1 年,并各處罰金2 萬元;判處被告人宮某有期徒刑9 個月,并處罰金5000元;依法追繳各被告人的違法所得。同時,法院判處被告人趙某、張某、張某某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33.3萬余元,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。

  這起案件在對趙某等人判處刑罰的同時,支持了檢察院提出的附帶民事公益訴訟,彰顯了既保持從嚴打擊污染環境違法犯罪行為的高壓態勢,又堅持“誰破壞,誰修復”的生態修復原則。

(責編:楊毅)
悟空彩票 阿拉善盟 | 巢湖 | 娄底 | 项城 | 三亚 | 河池 | 中卫 | 禹州 | 锦州 | 邳州 | 海拉尔 | 舟山 | 海南海口 | 灌云 | 吴忠 | 文山 | 陕西西安 | 宜春 | 启东 | 三门峡 | 库尔勒 | 丽水 | 乐清 | 襄阳 | 泸州 | 德清 | 章丘 | 阿里 | 博尔塔拉 | 温岭 | 瓦房店 | 昌都 | 沭阳 | 德阳 | 郴州 | 余姚 | 哈密 | 包头 | 永新 | 牡丹江 | 襄阳 | 安庆 | 启东 | 云南昆明 | 益阳 | 昌吉 | 阿克苏 | 阿勒泰 | 天门 | 宜都 | 黔东南 | 青州 | 沧州 | 晋江 | 来宾 | 本溪 | 台南 | 荆门 | 宜宾 | 防城港 | 宁波 | 鹤岗 | 泗阳 | 湖南长沙 | 东莞 | 瑞安 | 新乡 | 邹城 | 烟台 | 日喀则 | 铁岭 | 松原 | 鄢陵 | 锦州 | 东阳 | 温岭 | 钦州 | 泸州 | 霍邱 | 柳州 | 绍兴 | 驻马店 | 通化 | 金昌 | 西藏拉萨 | 云南昆明 | 铜仁 | 泗阳 | 海丰 | 宿迁 | 周口 | 赵县 | 东方 | 余姚 | 伊春 | 项城 | 平凉 | 阿拉尔 | 苍南 | 大庆 | 义乌 | 湘西 | 章丘 | 杞县 | 盘锦 | 海南海口 | 安吉 | 兴安盟 | 湛江 | 平凉 | 大丰 | 义乌 | 台湾台湾 |